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20151029【寫稿筆記】

2015.10.29
昨天在不專心寫稿下,一邊看著 ‪#‎連城訣‬ ,
竟一發不可自拔地看到了凌晨兩點半。
今天早趁空看了 ‪#‎李喬‬ 前輩的 ‪#‎寒夜三部曲‬ 的第三步 ‪#‎孤燈‬
意外地發現兩者的筆法相當地不同,大概是在如此緊湊底下看的小說,所以對於筆法的描述有清晰的感受。
先別就內容上來說,孤燈的筆法顯得細膩,整體劇情上的描述與堆疊因細膩顯得立體,所有的人活生生地在眼前出現;連城訣上來說,劇情顯得緊湊,在歷史的著墨上卻不深,但是因其對於武功的想像,給出了觀眾空間有想像力讓劇情繼續延續。
真有意思!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