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6日 星期三

【農村養分】

【農村養分】
今天早上去辦生活的瑣事,百般無聊坐在車裡,看著外頭。

後看到有一個阿婆,她推著一個推車上面放了許多的紙箱,緩慢的整理、從各個柑仔店蒐集來的紙箱。

我看著她抿著嘴,頭髮蓬鬆,慢慢地、專注,恍若無旁人的整理著紙箱,將它弄整齊。
柑仔店走出一個女人,搬了一箱礦泉水給了她,她問著:要帶著走嗎?會不會掉啊?妳要放好才行。

兩個人細碎著說著話,我也聽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反正阿婆給了這個女人一百塊,說找十塊。然後就弄出了一個位置,把這一些礦泉水放在了最省力、最穩固的位置。我突然覺得那一個酷酷的找了十塊之後又進去的女人相當有意思,她似乎不只是看見那樣冷漠的模樣。
繼續托腮看著阿婆,內心裡面開始百轉千迴,她也不管我是不是看著她,緩慢若修煉一般,世界就剩下她一個人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突然理解蔡明亮為什麼喜歡拍攝這樣緩慢的電影了,因為眼眶微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