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5日 星期一

即將消失的傳說:林爽文猛將們與集集大眾爺廟

文/張凱惠

集集大眾爺之英姿神像 (也品文藝工作室/攝影)

  家鄉集集鎮上有座「大眾爺廟」,傳聞該廟後方黃土堆下,埋葬的是230年前參加林爽文抗清事件,於集集埔戰役死亡的上千無名屍骸,聽說死傷慘烈,鮮血染紅了旁邊流經的清水溝溪。但又說,此廟也跟西元1863年發生的「戴潮春事件」有關,經歷日本殖民時期之後,才漸漸地改建成今日的模樣。

「集集九二一地震」發生之前,集集鎮每年農曆「八二三」大眾爺生日的前後七天,許多歌仔戲、布袋戲到鎮上來表演酬神,最多曾經高達十幾家的戲班子在廟前同時演出。這幾天,集集鎮上的每戶人家門前擺兩桌宴請賓客,而熱鬧的街市,更是從廟前一路綿延至集集古街上,最熱鬧的時節,甚至還擺攤到中寮至集集的入山口處。當年只要是「集集大眾爺」的生日,來自中部地區五縣市的人們湧入集集鎮躬逢盛會,逛街市、拜拜、擺攤等等的人潮絡繹不絕。

2010年大眾爺生日農曆八二三繞境 (也品文藝工作室/攝影)


  如此傳承了近兩百年的宗廟節慶,可惜我們無從得知年年紀念的「大眾爺」是誰?更鮮少有人知道為何「大眾爺廟」會蓋在清水溝溪旁?這場戰役為何發生,以及辦桌的緣起和節慶的意義等等。即使每年追瘋地去參與遶境和逛夜市,我們亦難從今日「大眾爺」的祭典,窺見一絲與「林爽文」相關的歷史脈絡。

「集集大眾爺」與「林爽文」有關?

投入「林爽文事件」研究之前,記得在2009年的秋天,曾簡單訪問廟公「大眾爺祠」的由來,他瞇著雙眼、神祕兮兮地說此廟跟「林爽文事件」有干係,他說:「廟後有一小堆黃土坏,上面放有一塊小石頭作記號,底下埋的都是跟隨林爽文打仗的民人。」他說:「林爽文的部隊在集集跟清兵打仗,死了很多人,聽說血流成河啊...,地方上的老百姓看到遍地骨骸沒有人收屍,就幫忙都埋起來,後來還蓋了一座廟祭拜。

後來查閱《集集鎮誌》,也有相關的敘述:「乾隆五十二年(一七八七年)林爽文叛亂時,殘部敗退集集,被官兵殺死八百餘人,居民收其遺骸葬於此。」但鎮誌另外引述了其他文獻的不同說法:據集集鎮八張里耆老陳江龍口述,大眾爺廟應為林爽文之亂死難者遺塚;然劉枝萬《南投文獻叢輯》卷九宗教篇(頁一五三),卻以為大眾爺廟為戴萬生之亂死難者遺塚。惟據撰者田野調查地方耆老陳江龍,指大眾爺為林爽文之亂之死難者塚。另,鎮民楊天和口述指集集鎮雞龍巷萬善堂為萬戴生之亂死難者遺塚,又證諸大眾爺廟內香爐有『道光二十七年』銘,故以大眾爺廟可能先後埋葬林爽文及戴萬生兩亂之死難者之義塚。

上文提到香爐上銘刻著「道光廿七年」文字成為我們後代子孫追溯歷史的重要證據,闡明大量死亡的集集戰役,發生在「道光廿七年」之前。關於此香爐,大眾爺廟的沿革寫道:「西元1847 (道光廿七年) 當地信民陳結、陳坑二人,感念其義舉,合力做了一個刻有大眾爺文字的石製香爐,供人追思膜拜,慎終追遠,高風亮節緬懷緬思。」可想而知「林爽文事件」在清律「連坐法」與分類秋後算帳鋒頭過後60年,集集居民才有勇氣去特別刻製香爐,置於黃土坏旁供民眾上香來紀念這位抗清英雄。然而,似乎也僅能夠在心中默禱感念,此時仍然不敢公然建廟立碑祭祀。

  直到同治二年 (西元1863年) 八月二十三日,當地居民建立「大公祠」,將76年前戰死的「林爽文事件」與「戴潮春事件」戰死無生的孤魂合祭。至光緒初年 (約1870前後),集集居民有機會重修廟祠,傳說大眾爺公竟然顯靈,要求居民雕塑「大眾爺公」金身一尊,並且明訂建廟日期為農曆8月23日,每年於這一天為大眾爺的生日舉行祭典。

集集大眾爺廟老照片 (圖:大眾爺廟管理委員會)

  除了於日治時期西元1918年曾經整修墓塚,特別立上「萬善同歸」石碑外,集集街民於1980年 (民國69年)  再次集資擴大重修廟宇,重修之建材選用鋼筋水泥,廟地約100坪,基地約10餘坪,殿中主祀大眾爺神像一尊,廟前戲台一座,廟後有萬善同歸塚,大眾爺的管理委員會也於竣工後成立。

從清領以來,每逢農曆八二三、大眾爺生日吸引來自中部地區的人們來到集集鎮,吃辦桌流水席、逛廟會夜市等,這樣的文化活動持續直到「集集九二一大地震」。地震幾乎將小鎮夷為平地,卻也讓百年風俗文化幾乎一併震毀。儘管後來集集鎮居民嘗試復興,但也許創傷未平,鎮民對開桌辦流水席的意願不大,故原本逗熱鬧一週的大眾爺慶生廟會,轉為零零落落的三天。

「林爽文事件」在集集埔發生戰役的必然性

然而,林爽文為何選擇集集作為背水一戰的戰場?於集集埔他與清軍作戰情形如何呢?成千的無主屍骸又為何被埋葬在大眾爺廟的後面?

2010年大眾爺生日農曆八二三繞境 (也品文藝工作室/攝影)

  話說230年前,乾隆五十一年 (西元1786年) 十一月廿七日,在林爽文異姓結盟的天地會黨帶領下,台中地區兩千多名的抗清份子、有志之士憤攻大墩營汛 ,兩日後又成功地攻下彰化縣城,之後他們便擁戴林爽文為帶頭大哥,舉「順天國」的旗幟一路橫掃千軍,南下攻占諸羅縣城 (今嘉義市),然後與南路抗軍領袖莊大田合攻台南府城。莊大田手下有兩、三萬武裝民兵響應,雖然屢攻府城受挫,但南邊的鳳山縣城也兩次落入抗清民兵之手。

反滿抗官事件持續延燒一年又四個月,這當中乾隆皇帝曾派遣三位水陸提督、多位將軍、總兵等高級將領東渡平亂,但均告失敗。最終乾隆只好面授機宜,特令愛將協辦大學士、雲貴總督福康安與沙場老將海蘭察,統領各省將帥精兵共一萬一千人 (號稱十萬大軍),以及上百名滿州勇士,於乾隆五十二年(西元1787年)十一月一日於鹿港上岸。福康安赴台帶著充裕的錢糧武器,兵強馬壯地,只用了一天解圍諸羅縣城,然後便帶兵北上去收復林爽文部隊於大里杙 (今台中大里) 的元帥府。

乾隆五十二年(西元1787年)十一月廿四日「大里杙之役」的深夜,林爽文為了保護上萬的部下和眷屬,連夜撤離大里杙悄悄入山,以集集埔作為抗清的背水之最後一戰。他帶著八、九千人之部隊沿著內山路線,經過草屯九九峰、平林仔(坪林)、中寮一路往南到達集集埔。

2010年大眾爺生日農曆八二三繞境 (也品文藝工作室/攝影)

  集集埔因特有的地形地勢,又是進入內山日月潭、埔里社的要路,故林爽文選其為抗清最後的決戰地點。連福康安也不禁這樣形容戰場的風景,他寫給乾隆皇帝的奏摺裡說:「初五日,臣等帶兵前往察看;該處山勢,南北斜對,兩山之中,橫繞大溪一道,即係虎尾、東螺兩溪上游,地名濁水溪。」也簡要言明集集在地理上的重要性:「集集埔為入山要路,林爽文預為退守地步,於該處臨溪設卡,據險死守。」

《集集鎮誌》則如此描述集集埔的險要地勢:「集集南靠濁水溪,東北倚集集大山,平原山地交今之地,正是『山徑崎嶇,阻溪為固』、『一夫守險,萬夫南越』、『各社總路隘口』、『入山要路』,是入埔里水社必經之路。…因此,自清代道日治初,中部抗清抗日之活動,都與集集產生關係。集集為兵家必爭之地,十分允當。

即使有上萬的軍力,林爽文仍然擋不住福康安的精銳部隊,最能打仗的兩千多人,都在集集埔的戰役中壯烈犧牲。從福康安的給清廷的報告中,可以想像當時的慘烈的戰況:海蘭察、恆瑞率領巴圖魯侍衛等,乘馬浮過深溪;臣福康安、鄂輝催兵一同前進。廣東、廣西、貴州屯練官兵,無不人人奮勇,泅水徑渡;巴圖魯侍衛等鎗箭齊發,斃賊甚多。官兵屯練攀援而上,推倒賊壘,擁入趕殺十餘里,將集集埔內賊營全行剿洗,並將浩淮角地方草寮一千餘間焚燬。只是奏摺裡沒記載的是「集集埔之役」之後,地方上陸續發生了甚麼事情?

2009年大眾爺生日農曆八二三繞境 (也品文藝工作室/攝影)


乾隆皇帝自豪的「十大武功」之一:平定「台灣林爽文之起義」

乾隆皇帝自封為「十全老人」,將「林爽文事件」納入最為自豪的十次軍事行動之一,期間皇帝派了畫匠到台灣戰場彩繪實況戰圖,繪成後送回清國北京讓皇帝選圖,再以法國銅版畫技法製作了一系列十二張《乾隆平定臺灣戰圖》的銅版畫,其中便有一幅〈集集埔之戰〉。

我們可以從畫中看到此戰役對林爽文、清兵雙方來說是多麼的激烈險惡,雙方對戰中間隔著濁水溪,以及清兵必須要騎馬度過濁水溪的場景;但想當然爾,乾隆皇帝的畫師繪的是單方陳述觀點,關於清國勇士的威勇、林爽文陣營的潰敗,從中看不到關於民間如何看待「林爽文事件」的觀點。

  可惜的是時代背景變遷,坊間留下與「集集大眾爺」相關文獻仍嚴重不足,故我們難以得知為什麼在「林爽文集集埔一役」之後過了「60年」,當地居民何以執意為這些戰死的先人土坯上,放置一石製的香爐以上香祭祀?為何不在當時建廟,而是待76年後的「戴潮春事件」發生之後,才將戰死的英靈一併埋葬並蓋了「大眾爺廟」呢?這些都留待更多的史料釋出來解惑,但最終也可能將是時代遺留不能找回的歷史黑洞了。

《乾隆平定臺灣戰圖》「集集埔之戰」(圖:紫禁城故宮博物院官網)


參考資料:

  1. 黃炎明主修,《集集鎮誌》,南投集集鎮公所,1998。
  2. 張凱惠,〈1786年林爽文在台灣南投的逃逸路線〉,《美哉南投南投學研討會論文集》,2015。
  3. 姚瑩《埔里社紀略》。
  4. 《欽定平臺紀略》,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輯,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出版。
  5. 集集大眾爺〉官網:http://djys-web.blogspot.tw/2013/05/blog-post.html,2016.07.06檢索。
  6. 紫禁城故宮博物院官網http://www.dpm.org.cn/index1280800.html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