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日 星期二

【舞台劇】-【林爽文】的大里杙舞台劇

這幾個月,我們也陸續接洽關於 #林爽文 的舞台劇~

劇本特別挑選福康安攻打大里杙的這場戰役,因為寫書時,曾揣摩爽文在這場對仗中棄守的掙扎與痛苦;一方面剛從潰敗的諸羅縣戰場回到元帥府,必須承認起義終告失敗這一事實,其次是福康安一旦攻下,大里城裡數萬人,眼看著就要被屠城了...

這座城池,爽文們曾經將河渠挖深、加建兩層竹柵、一層厚厚的土城,並且架上160門大砲向外瞄準,然而經過一個下午雙方激戰後,林爽文選擇「金蟬脫殼」,帶著八、九千人趁暗夜消失在往九九峰的山裡。

劇本已經完成,共有三幕、十二場,很幸運地找到一位年輕新銳導演,她簡直是不可多得的劇場悾,用獨特的方式去理解和呈現所認知現象,重要的是,即使劇本很難表現,從她的作品中,仍可窺見透過個人精心設計、安排,讓觀眾從演出中欣賞到她的獨特觀點。

---------- (摘錄劇本【第二幕】部分內容)------------

第二場 (午後三、四點,大里杙城內)
數千雙眼睛,煩憂惶恐,他們直直地緊盯著對岸不遠處。

城內爽文們唱著:
看著他們身上裝備、武器藤牌,擦得發亮的頭盔戰袍、配戴的刀鎗箭,哪一樣不是人民歲賦製成的精良的高級品?

他們從南到北不是打仗,而是更兇猛的殺人焚莊,兄弟們,我們早已沒有退路,唯有拼死一博,就算殉死也要死的漂亮呀。

(遠颺自大里城內傳來的歌聲、述說恐懼、意志堅定的歌聲)
(歌聲停住,槍砲聲隆隆作響)
密排於土城上的大砲,轟隆作響,但不太有準頭。

第三場(近傍晚,大里杙溪、丁台)
福康安跟部將說:
賊匪們不敢上前接仗,龜縮在城裡..
無視橫亙於前、水勢正深的大里杙溪,海蘭察、鄂輝、普爾埔等將軍們以及巴圖魯侍衛直接馳馬渡河攻堅,後面列陣的步兵還沒追趕上。

林爽文:
兄弟們,殺出去!!!
城內的爽軍一擁出城,黑壓壓的人頭應該有上萬人,將前面渡河的清軍層層圍裹,拼命向前撲。

清國將領在河中不斷向岸邊發出「鎗箭如雨」的攻勢,爽文們卻是像是餓了許久般的狼、絲毫不畏懼的撲虎,一點都不怕死;這一次,反倒真的嚇壞了那些清官。
福康安表情扭曲,陰晴不定,看著爽軍死傷累累,但屢敗屢戰,拼死前撲,毫無章法,拼命地打殺。福康安催促還在岸上的清軍,跳到河裡加入戰場;大里杙溪裏、岸上河裡打得火熱,雙方軍隊剿殺一處。

隨著時間安靜地過去,爽軍的死傷越來越多。天色逐漸暗下來時,福康安怯步了。

福康安:
入夜恐有伏兵、撤軍!
他下令清兵退回岸上:
傳令下去,將兵撤到乾了的田地裡,分隊排開。準備隨時抵禦林爽文的突襲,明早探好道路後再攻城。
(一陣鑼聲越敲越響,殺伐聲逐漸散去...)
...............

第六場(早晨,大里杙城內、芒果樹、福興宮)
土城上密排的大砲依舊,城門深鎖,然而特別安靜
福康安大隊人馬,繞遠路從西邊渡大肚河,分兩路攻入大里城的西門和南門。在毫無任何抵抗下,清兵不費一兵一卒擁入大里城。
昂首入城時,福康安發現城內只剩下一個老人,兩個小孩和一隻狗。(衝殺聲嘎然而止,城外流水聲清晰可聽見)
(憤怒的音樂聲響起)
福康安臉色狂亂、潮紅轉黑,他冷颼颼地說:
「將大里杙城內五座林姓祖墳挖出來、挫骨揚灰!」
(激烈的音樂聲,表現福康安內心失望、受挫、被羞辱、空虛等等濃烈又被壓抑的情緒。)
福康安狂亂地舞著,每指向一處,便火光沖天,城牆、房屋全毀…轉瞬間,大里杙古街空蕩蕩,只剩下倒下的磚牆和破碎的瓦片。
小豬悄悄地,如遊魂般遊走於毀壞的斷瓦殘片間,當他走到芒果樹,發現林爽文房屋院子早已灰飛煙滅。遠遠地,他看見那些兩百多自願留下的敢死隊,雙手反綁於背後,被一一推著往前走…。
回頭往福興宮看,仍完好如初,大里杙古街灰灰地,看不到盡頭,小豬往那裡走去。耳際響起淒美的歌聲,唱著:
三月番歌大里杙,犁耕帶雨陌阡開。絃歌莫唱爽文事,恐有英靈動地哀...(淡出)
*小豬是此劇的主角,從現在回到230年前的事件中。
<3 span=""> 我們正努力募資中,若有企業或朋友願意贊助演出,歡迎與 也品文藝工作室just.in.sense@gmail.com 聯繫 <3 span="">
----------------林爽文座談分享會宣傳文----------------------
【Beyond 230 Years 跟林爽文跨時空旅行】座談分享
主講:張凱惠、Anna Chen
時  間:
第一場 2016.8.6 (周六) 2:30~4:30(餘下6人)
第二場 2016.8.20(周六) 2:30~4:30(已報名15人)
活動網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04525506550407/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