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20151024林爽文的族群之間的關係

2015.10.24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cheng-yi-huang/那個夜晚的重量/10153716192528809
非常值得閱讀。
研究 ‪#‎林爽文‬ 的路上,目前尚未遇到爭執不休的狀況,
但是在近240年前,每一個族群都有自己或生、或死的決定,導致後來「林爽文抗清」這一件事有了後來我們知道的結果,甚至於後來的 ‪#‎義民廟‬ ‪#‎蟒袍‬ 等。
好的,這與這一則有什麼關係呢?
過去事件發生的時候,發展到後來,也有類似「‪#‎小心匪諜就在你身邊‬」的情況發生,讓後來的人們不願意在族譜上標誌完整的家族,因為有些族人的立場是與後來的政治正確不一樣的。
我們可以看到族譜裡面有些人的人名被塗掉了。
昨日我在一邊弄今日要報告 ‪#‎南投學‬ 的PPT的時候,與親清國的義民後代「溝通」,其實他(不是只有他一直提醒我,去年去大武壟的時候,那裏的媽祖也這樣勸著我)讓我想到,對於過去240年前的事情了,後來有些因此而上升的既得利益者,有些因此衰敗、流放、流亡、改名換姓。雖然是240年前的事情了,難道不會有痛嗎?變成我們訴說這件事,不是那麼簡單地只要正名林爽文就好,背後還有更多需要我們去小心、去努力的。
也許先人們什麼也都不會說,就像我一樣,最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我死掉沒有嫁出去之後要拜兩個祖先,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他們不願說,總是秘密。
先人們以為有了秘密,就會沒有痛,殊不知那也是另外一種精神糾結,會有羨慕如葛哈巫族清楚的血緣,當然他們也不會懂為什麼有一群更難以了解自己是誰的人們的情感。
先人留下來的謎,後人無知的結。
這些都要跟吳叡人老師講的一樣,要打開謎、打開結,就是政治。
張貼留言